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今期老跑狗图 > 正文
出土简牍与秦汉历史图景的重绘
发表时间:2019-03-01

首先,材料的原始性。目前所见简牍大抵可能分为文书和典籍两大类,前者是政府日常行政档案、法律文书等;后者为当时学习或刊用的书籍等。这些都是当时的适用品或对实用文书的模仿(如墓葬中的告地策),是反映当时社会各方面的原生态材料,对古代史家来说是第一手文献。

秦汉时期距今久远,留存下来的传世文献数量有限,做具体研讨时不免顾此失彼,因而研究者对这一时段的材料渴求尤为强烈。针对一个多世纪前出土的西北汉塞简牍,王国维在20世纪20年代就认为是当时史学的四大发现。与此比较,近二三十年来,考古发掘和国内高校购藏的简牍呈多少何级数递增。同时,居延汉简等早年公布的大量简牍也从新整理出新的图版跟释文,并且随简文公布的考古学信息也更为丰富。近年来,秦汉史范围以简牍作为研究对象的成果比例激增,成为热点之一。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秦汉史研究的生态,体现出学术研究的时代特色。

其次,与传世文献的互补性。传世文献以正史为主体,列入纪传的人物以皇帝、高官、贵族为主,诚然也有古代史学更为关注的经济、社会史资料,以及个别人的历史,但从体量看,并非主流,只是作为背景或底色存在。同样,政论家和思维家留存下来的文字,目的在于表白其观点。目前颁布的简牍材料偏偏相反,比喻以里耶秦简、走马楼吴简为代表的地方郡县行政文书,居延汉简为代表的西北汉塞军政文书等,它们记录了基层官吏年复一年的繁琐工作,而这是保障帝国运行的基础。

传布至今的秦汉传世文献,以正史为主,包括史部跟子部文献,都是经过史家决定、剪裁过的史料,而中国传统史学有经世致用的空想,因此不免或多或少地蒙上主观色彩。简帛是当时书写的主要载体,其内容多样,而且无记载历史的自发性,正因为如此,它们表现出与一些传世文献不同的特点。

秦汉简牍史料有其特点